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fsh | 27 May, 2014 | 一般 | (3 Reads)
歲末海棠花枯折枝頭,夜落少年夢醒淚滿愁,橘子洲,滿江紅,日月不曾留。酒撒裙角花窗盡風流,哪想梳妝青絲鬢角遊,紅繡兜,鴛鴦佩,忘年不再有。
12月,趕腳在13年和14年的須臾,依舊是蔚藍似海的天大朵如浪的雲,天和海混淆,整個城市混沌一片,鵝毛大雪斷斷續續隨風飄揚,地上卻唯唯不見積雪,像是生活在水晶球,童話般夢幻飄渺。我想要寫篇文給即將二十一歲的自己,在這個即將過去的小半年裏,做我最後一次的留念,然後披上斗篷,拿起魔法杖,穿越整個世界的洶湧洪流,開始新的未知的紀年。
老籐椅,白紙,山楂卷還有那只走走停停的老手表
海棠花開又一季,轉眼兩年,往事如同昨日。其實在後來的很長一段時日裏我都忘記了你,那個時候聽到消息哭紅雙眼的是我,那個時候因為你和長輩鬥嘴的是我,那個時候細嚼慢咽半天吃完一頓飯的也是我,只是現在,淚水再也不再如以前那般洶湧,不管是離開還是回來,對著每個長輩笑顏以待,不管是喜歡還是討厭,大口吃飯大口喝湯,不管是在聚會還是約會。
我是在那次去買禮物時看到超市裏賣的京卷的時候又想起了你,然後想到那個時候你給我過我的那些京卷,想到那段酸酸甜甜的日子。
前些日子同學去世,我為她寫了一篇文放在空間裏。我在想我都沒有好好的為你寫一篇文,不過最後你只對我講的悄悄話我一直記在心裏,我不會告訴任何,這是我們倆之間的秘密。
又一年歲末,爺爺,天堂安好。
沙漏,城堡,短髮還有那年的素面朝天
跨越大半個青春,收拾起所有的心情,做最後的會面。油紙傘下的丁香姑娘,早已是齊腰的長髮。那晚留在手臂上的一排牙印,留在嘴唇和臉龐的每一個吻,都隨最後那句再見真的就消失不見了。
最近一段時間裏經常看到這麼一句話,我把它送給你送給那段有你陪伴的日子。
“有些人一直沒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相見不如不見。有些事一直沒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沒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了。有些愛一直沒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人生有時候,總是很諷刺。有些事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gfsh | 27 May, 2014 | 一般 | (3 Reads)

九徊婉轉。你終是未解我衣襟帶風的夙願,我把你環在山水間。還要多少年?
就是不能遺忘,我來的時候你可曾看見威廉斯坦伯格钢琴
我依舊是那成雙成對的孤燕,這樣的地。這樣的天。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年限。你已停留在這裏很久。你再不願舉步與我相伴行走,你的墳頭已久未添新土。如一個光禿突兀的頭像。你飽滿的額頭長滿野草,遮掩了你清麗的容顏我看不見。
風雨沖刷了一年又一年。野風吹過,殘酷地絞殺著記憶。我竟自迎風而泣,我不知道我還能活多少年,所以我不知道這樣的場景我一生要重複多少遍。你象一只冬眠的蛹了。這使我放棄所有的睡眠時間睜眼陪你遙望。想你睡不著,已是我壽限支付訂購以就的惡習。
人都說幸福得來不易。你卻把我們的幸福弄得那麼簡單。輕易的來,隨便的去,悲苦不能甩脫,親愛的,我甚至都不能說你威廉斯坦伯格钢琴
又是一場天葬悲痛的雨酸。歷經淒水苦淚沖刷你似已露出腳趾親愛的。這給清明的天景增加悲涼,此刻我在你身邊。左側或者右側。我扶著你的墓碑。我摸著你的名字。我不想哭出聲來,你的網名此生為我不換,這樣守著你是幸福的。但我的這種幸福痛心疾首的不能與人比論,此刻我離你如此切近。我的愛人。我知道你睡在一個夢裏而我卻鑽不進去我能握住你的手了威廉斯坦伯格钢琴

春暖花開了它竟還如此冰涼?它和我胸口的溫度一樣和我說說話吧。說說我們的愛情不能長久。說說肉體和靈魂的如何轉換…
我想你光滑細膩的肉體已經腐化為土。肯定是。因為我們曾有過的愛情在我心裏已再不能保鮮。
我其實愧對於我們約定的愛情。繁華枯燥的人生塵世,我竟沒能為你守身如玉。我想著你會是另一世界的孤雁。我們在陰陽兩界各自單飛對於這一點你不用原諒我親愛的。你可以痛恨我哭罵我。用你從沒使用過的咒語詛咒我怎麼不和我說話呢?親愛的?出來和我說話。你怎麼象個死人呢親愛的?你看我都生氣啦。
我就這樣盤膝坐於你的面前。半杯殘酒一縷香煙。我就想好好的與你來一番坐而論道。作為妻子,為何拋下你的丈夫?三綱無常你是曉得的。知不知道拋棄結發算是最大的不婦道?我這樣隆重的祭祀你和我們的愛情。其實我早該淡漠這樣的刻骨銘心。柔善的你,就那樣殘忍地終結了我們的愛情,你總說讓我作一棵大樹,可你知道我多麼渴望背靠一棵小草,是我送別你的場面過於盛大,所以你竟一去而不願回來,你為什麼不上線來?難道你竟要永久這樣隱身於墓穴與我不見?


gfsh | 2 May, 2014 | 一般 | (1 Reads)
只那一眼,便認定你是我的緣,縱使被萬水千山遙隔,心仍近在咫尺,一份情,只增不減。每次念起,你都是我的晴天,如同陽光一樣溫暖。

一直想問你,可是卻從未提及。我想問:你是踏著盛夏哪一縷清風來至我身邊的?清涼的氣息,驅逐了盛夏的炎熱;你是被黃昏哪一朵白雲邀來的?在我窗前停留,為我帶來奇異不絕的夢幻;你是人世間哪一處迷人的風景?只一個回眸,便被你的心中的萬水千山俘虜。可是最後,我還是決定不問,讓你的神秘,在心裏盛開一朵清香的花朵。

流年靜好,我把記憶串成香鬱的花朵,掛在時光的門前。那扇門,抬頭便能看見,閉上眼睛就能看到春天的百花園。園裏的活躍的鳥語花香,是你親手養植的嗎?每一次打你的門前走過,總有一滴馨香的水露沁進心懷,滋潤疲憊枯竭的心靈。

你總是還把我當做孩子,調皮耍賴的時候,裝作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其實,這時的我,早已笑得前俯後仰。你總是故作冷漠滿不在乎的樣子,我的瞬間突襲,我的關心體貼,都被你毫無表示的統統接受;其實,這時的我,也想要你能回應一聲。當疲勞了一天,打開電腦,看到你的身影,就算我不說話,也一直關注著你的動靜、你的心情。

遇到你,“哥哥”這個稱呼,就成了對你的專稱。不管我曾經,因為禮貌的原因,喊過多少人“哥哥”,都已不再重要。因你是有別於他們的,對我而言,你就是唯一,不可替代。

還記得那首《你是我人間不變的暖》的詩嗎?我說:“溪流、綠浪、風嵐、陽光,自然界裏藏了你一縷馨香,昨天、今天、明天,你是畫卷裏永存的印章。雷雨風雪,春冬秋夏,你是我人間溫柔不變的暖陽。”那一天,你醉酒,我感冒。午夜時分,坐在電腦前,也許那時你已經睡著了,我的思緒卻難以沉睡。千言萬語,關心惦念,只能放在文字裏流淌。

一直相信,有一種情分可以穿越時間;也一直相信,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緣分。每一種安排,上天都自有他的理由;每一種相遇相知,都有一份難以言解的深淺。最初,我幾乎不跟什麼人來往,一個人在文網進進出出,拼著亂七八糟的文字,有時是詩歌,有時是散文。那一天,你突然到來了,我跟著你留下的蹤跡,神使鬼差進了你的空間,然後便是無話不談。也就是那時,我才算是正式接觸文字,認真起來。

結伴而行的日子,不知是我善感,還是其他,總是會被你莫名的話語感動。雖然文章寫得有些進步了,但是我依舊封鎖在自己的世界裏,不願接觸外面的事物,只想安靜地寫自己的文字,以手代心,敲出生命的旋律。你曾勸過多次,我也誠懇地答應過多次。可是,最終都無法真正地打開心扉,接受外界的人與事,因此身邊的好友寥寥無幾。也許,你不知道,朋友或多或少,我真的不在意,只要你在,我什麼都不怕。而為了你,得罪了天下人又怎樣?

至今,都不明白,小說和詩歌、散文的碰撞點在哪里。也許很多事都沒有道理而言,就像你本是理科,卻熱愛文學;我喜愛文學,卻放棄了學業。但我知道,我們的相遇,一定與緣分有關。雖然你不相信世間的緣分,那麼也總一種巧合的說法,讓你默認。

當你失意的時候,我就像一只茫然的小鹿,不知如何安慰你,最後我選擇了沉默不語,把所有的話留給你的留言板;當你成功簽約的時候,我也真誠地為你高興,為了給你的文集增加點擊率,每天下班就是先登陸網站,給你的文集投上幾票;當你煩悶的時候,我就在一旁想法設法地逗你開心,其實我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只是看到你難過的時候,心裏也會莫名的傷心。也許,這就是朋友說的太在乎了。因為太在乎,所以不忍看你難過,也不忍看你為生活所累。

我不知道明天的道路究竟有多長,無論風雨,亦或是晴天,有你相伴我就心安;我不知道永不言散究竟有多久,但是我想說,無論何時,你都是我的晴天。默然相知,無言相伴,怎是一闋詞,一首詩,可以表明言盡的。所以,如果你沿著我的文字尋找,定然可以找到,我為你留下的點滴痕跡。幾乎每一篇文章中,我都留下了你的身影,只是,從來不提。

有你的日子,天晴的時候才是晴天,雨天的時候是另一種期盼;有你的日子,即使是寒冷的冬天,我亦能感受到春天的溫暖。萬語千言,終成無言,惟願在文字裏靜守一場地久天長,在四季流轉裏默守一份懂得。你若安好,我便晴天;千山萬水,抵不過流年偷換。就這樣吧,讓一份相知的緣存在於文字,了然於心,已然足夠。

我不知道是否有前生來世,但是我知道,今生,你是我不變的暖,生命裏的晴天。

gfsh | 2 May, 2014 | 一般 | (3 Reads)
可以循著千年的足跡,尋見你的一抹飄逸嗎?遺落了千年的悠歌,遺失了幾個世紀,萋萋蒹葭,寒梅瀝雪,我在紅塵的最深處等你,一年一年,一季一季,一生一生,一世一世,淚如琥珀,心如琉璃,已然分不清幾生幾世,繁華隕滅,流年更迭,小徑的草綠了又黃,黃了又綠,風潤了又枯,枯了又潤,終無法等到一指的觸摸,淚如雨,灑落,一片蒼茫。

心戚戚,月影晃晃,世事婆娑,記得我曾說過:如若,我寧願從沒有遇見,那樣便省略了後來的太多疼痛煎心;如若,我寧願從來沒有相知,那樣便不會生絲毫的傾慕;如若,我寧願從來不相念,那樣就再不會有這麼多思苦;如若,我寧願從沒有傾心於你;如若,我寧願從未對你有絲毫傾情。

紅塵恍恍,突然迷失了自己,心,好疼好疼,堅強只不過是糖衣裹著的外表,那樣脆弱的不堪一擊,任由眼淚滑落,心澀了,好澀好澀,千年的光陰,千年的離落,終究還是要在紅塵中遇見,遇見也好,但卻從不曾陌路,相歡甚許,那一日,便註定了一生的命定,從此紅塵中再也無法與你撇的一乾二淨迪士尼美語 評價

我說過:我寧願只是一株小草,人世間只需要一個寂靜的角落,觀望流年,沐春風和煦,聽雨花淋漓,嗅化蝶迷戀,知萬世之蔥蘢,即便沒有絢爛的綻放又如何,我不要太多的生疼,我不要太多刻骨銘心的思痛,我不想一次次被刺痛,我不想從來都拉不到你的手,眼睜睜在紅塵中永世地站成兩岸。

花有春風重沐時,樹有微風撫青時,而你與我呢,糾葛不掉的情感。或許只是一瞬息,便銘刻進生命的靈魂。多少歡顏,突然間變的好蒼白,好空洞,默默無語,只有淚珠滑落,再多的言語終是刷不掉心中的疼痛與淒苦。

歲月悠悠,如泣如訴,歲月再好,怎抹去心中淒涼,生命再長,怎眷顧一場絕世之戀,茫茫無言,此刻萬語千言緘無訴,心筆開始好無力,開始潦草的沒有的章節,沒有了內容。疼,徐徐侵浸,很多的時候,我不想言訴,因為不想過多的痛苦強加於你,因為生命裏面的愛情都太過脆弱,總怕灼傷你無瑕的心靈。或許,美好總是與疼痛相並行的吧。

記得你曾說過:一生為一愛,一生只一人。再多的言語,怎抵得上安放在心靈最深處的珍貴。我由此感動,茫茫紅塵,終難遇那一人,遇見便傾城。柔情萬許,誰知意,心瀾涓涓,誰撫暖,紅塵不過一場荒涼意。終究是獨自的心城,寞落中或許早已習慣了一個人,坐看流雲,傾聽風月,然,那一日,你卻來了,來的那樣始料未及,來的那樣防不勝防,驚擾我慌張的表情,我無邪的天真開始盛滿柔柔的情意,原本安靜的一切,煥然美奐,原來岑寂的一切,因你而姿彩生色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

生命裏最美麗的結伴,當是靈魂的結伴同行吧,然,卻想不到如此艱難,歲月迷離,恍惚間,悲喜交加,失神,慌亂。詞闕成堆,也難表意,心疼的時候,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痛,錐心到骨子裏面,開始麻木,開始恍然,任記憶淩亂地一幕一幕重現,再無法收拾好憂傷淒零的表情。

但願你是看不到的,那樣,你便可以多得幾分安然,如果,一生與你有扯不斷的關聯,我又豈會捨得你難過,心痛。如果淚水可以化解一切悲痛,那麼,我願意一個人承載這一切。這樣的人世,不過就這麼一朝,暮至晨歸,我願意在時光的針氈上打坐,為你虔誠祈福,為你靜心梵誦,為你,我願意修煉一場愛情的皈依。

無論百年,無論千年,一生一遇,便是千年,一生一愛,便已生疼,一生一情,便已刻骨,就如我總告訴自己要堅強,然,終究還是淚雨滂沱,模糊了視線,恍惚著影像。

我想你是愛我的,或者這已經足夠,就算流一生的眼淚又何妨,就算在塵世中苦苦等待一世又怎樣,疼,或許總有一天會度化為一縷深沉的淺笑,深深地烙在彼此的命格,那樣,我們就可以牽手到老,不再生任何疼痛,不再在人世的慌亂與鞭策中,經受這麼多的淩亂與心澀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

歲月如歌,我不願傾聽太多的喧囂,許一枚時光,而你便在時光之中,哪怕坐落在對岸也好,那麼,我便可以安然守心,溫一世柔情,暖一生關愛,眷臥你的懷中,靜靜陪同,隨時光我們一起慢慢老去......

gfsh | 27 January, 2014 | 一般 | (3 Reads)
也不知道有多少日子忙得天昏地暗,這樣一個人默默行走,也是一種難得地奢侈了。
綿綿秋雨裹挾著寒氣在剝奪我身上不多的溫暖,但感覺依然是輕鬆安然 ,安然的不是這樣的環境,是內心的坦然。是街邊櫥窗內溫暖明亮的燈光。也不免讓人懷念起夏日烈焰的陽光。
總是在清淨的時候想起那些讓人溫暖和寒澀的事來,五味悠長 nuskin 香港。。。
一種美好的情愫可以在歲月的流逝中沉澱下來,充實內心的空虛。或許那就是寂靜安然的來源。其實有些事是不能放下的,放下了,不是釋然是失落。有人說痛並甜蜜著,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每每想起便覺溫暖的厚重,揪心的幸福。
在這清冷的季節,清冷的世界。有一扇窗內始終是溫暖的,只是你沒有感覺到,或者感覺到了已成了回憶,美好而無奈的回憶 nuskin 香港
有時候一份眷戀遠遠看著是一種美麗,美麗的像花兒一樣,於是你極想走近它想得到它,其實走進了你便會發現它的滄桑,它的瑕疵。保持一定的距離,保留一些渴望,才是最美好的。
平日的遠山青影,秋高氣爽,在這霧濛濛的深雨裏隱斷了。可它依舊在你的記憶裏蒼翠,清淡而悠遠。你知道它就在那裏,在你的心裏。
秋雨還在絲絲綿綿地飄著,不緊不慢,溫柔而悠閒,儘管帶著點涼涼的寒意。如同我的眷戀,綿長而悠遠 nuskin 香港。。。

gfsh | 11 December, 2013 | 一般 | (9 Reads)
從今到往,原來這些年有這麼多的感悟:
凡事不必苛求,來了就來了;凡事不必計較,過了就過了;遇事不要皺眉,笑了就笑了;結果不要強求,做了就對了;生活就是一種簡單,心靜了就平和了。
不用為誰輕易改變,也不要試圖改變他人。前半句是因為不做自己終將很慘,後半句是因為你根本做不到 DR REBORN
夢,該醒了,天總是要黑,事情總是要過去…累了,休息一下,繼續走……
過去錯過的緣分,已經在流年裏消散;過去遇見的人,也是消了模樣,能夠想起來的,也只是一個代表回憶的符號,在煙雨中飄搖,最後或許連符號也漸漸消失,僅留下一片空白。一起走過的,一起笑過的,和花間燦爛的身影,全部被翻過的時間之冊蓋上,然後孤單地一個人上路,踽踽而行。風中逝去的呢喃,遺落在荒蕪的記憶之外,本不想再回頭,只是每每想起,終究闌珊了我的心緒 touch screen
如果…
如果把腦海裏關於你的記憶,都用一個點來表示的話
那我大概可以書寫出,足以綿延到宇宙盡頭
那麼長的省略號,——可我遺漏了句號…
繁華盡處,尋一無人山谷,建一木制小屋,鋪一青石小路,與你晨鐘暮鼓,安之若素。
記憶是一張掛滿風鈴的卷簾,藏匿不了回味裏一絲繾綣的痕跡。
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
許了傷悲,淡了流年
我想,是你給的愛不夠多,無法溫暖我,融化我的憂傷…
因為你,我懂得了成長,可你,依舊是我的傷。
在乎才會亂想,不在乎連想都不會想。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去,如此,安好。
當一個女人在你面前開始變得沉默,不再對你吼、對你鬧、對你發脾氣、管你這管你那時,你真的已經在她心裏失去了那個不可或缺的地位了。縱使她還愛你,但是有些東西真的變了。糾纏、看似很煩,其實是最幸福的問奶奶,是什麼讓他們維護一份感情長達60年,奶奶說那個年代什麼東西壞了都會想要修,現在什麼壞了都想著換 iphone skin

gfsh | 11 December, 2013 | 一般 | (9 Reads)

 

在一次登山的時候,看見一對白髮蒼蒼的老人在相互攙扶,一步步在陡峭的石階上前行,我在想,這麼大歲數了,怎麼還來爬這麼陡峭的山,有些好奇的我便上去問了問,我說:老爺爺你和老奶奶爬這麼高的山累嗎?他笑了笑說“不比你們年輕人啦,體力有些不支啊,”我又問,那您怎麼還爬這麼陡峭的山啊?他用和藹的口氣給我說“我們年輕的時候常常爬山,這個習慣呀一直沒有變過,現在腿腳不麻利了,但是還能動,還沒躺病床上之前,再和老伴兒多爬爬這山,一來鍛煉身體,二來是改變不了我們倆個這個一起爬山的習慣了,我們這歲數,說不准那天就入黃土了,多爬一次是一次吧,”說著就起身相互攙扶著向階梯一步步的走了去。

 

我當時上山的時候一直就在想,這是多麼感人的一幕啊,難道這就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嗎?還有從那位老爺爺的質樸話語裏可以聽出一種人生的積極態度,垂暮之年還依然堅持著兩個人多年的共同樂趣,這是多麼的讓人感動啊!可惜,沒有更多的人體會到生活裏這些真實畫面背後所隱含的哲理,好多像我一樣的年輕人,一種理想都是三分鐘熱度,從來沒執著的堅持過一件事情,一段感情只是短時間的激情,從來沒有用心去培養兩個人一輩子的默契,最後白白的浪費了好多美麗的時光。總在尋求人生大道,或許大道就存在於這些細微的生活畫面裏,只是我們從來沒有用心體會過,想到這裏,我忽然覺得那些疲勞已經拋到了九霄雲外,腳步也輕盈了許多,一步步的向山頂走了去。


gfsh | 11 Decembe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