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fsh | 14 July, 2014 | 一般 | (3 Reads)
塑造堅韌的意志:“人與人的性格品質有多少差別,取決於一個人的智慧,“意志與智慧是同一個東西”------斯賓諾莎。同時意志又是一種特殊的情感。這種特俗的情感,無時無刻都在左右我們的靈魂,這種情感支配著我們的頭腦,造就你成為是否意志堅強,還是意志薄弱的人”。怎樣塑造堅韌的意志:“一個人的對事物的判斷優柔寡斷,做事情雜亂無章,解決問題情緒波動,簡單粗暴,貪圖享樂,厄運當頭等等,這些不是簡單地情感問題,也不是認識的偏差,而完全是意志薄弱的表現,意志堅強還是意志軟弱就差毫釐,向前就是堅強,退後一步就是軟弱,是向前還是退縮,要告誡自己咬緊牙關向前,不要為自己留下一扇退縮之門。如果,能用堅強的意志克服上述所列舉的人物性格品質所出現的種種跡象,那麼,你有可能成為意志堅韌的人。也會較好的實現人的行為價值,也會較穩定,有效地,細緻性的,處理好各種事物,及其人與人的共同擁有這個世界的合作關係,在人類這個大群體裏成為佼佼者,展露出色的才能”. 莫要錯過,即使厄運向你襲來, "如果你錯過太陽時,你在哭泣,那麼你也會錯過星星。在生活中抗爭後,哪怕滿身瘡痍,也該把無奈沉入心底"------.泰戈爾。不要害怕滿身瘡痍,好的運氣當然是一種幸運,戰勝厄運是自身的自信和勇氣的獎賞,你會變得意志不可摧毀,厄運所需要的是堅韌,美好的品質也是在厄運中顯現出來的。

意志為快樂,請為自己打開快樂的一扇門,開啟心靈的最勇敢的心苗,那將是一朵花的奇葩,接連的是無數朵花的怒放。你並不是一朵柔弱的花,而是播種了世界的美麗和快樂。 你的周圍也許佈滿了鮮花,芳草芬芳,即使把鮮花,芳草用烈火焚燒,也不會失去濃烈的芳香。這是芳草,鮮花內在的不變的美與堅強萌發的芳香,是快樂的意志的體現。要有鮮花一樣的意志,不要駐足,不要觀望,莫要彷徨,緊握悄悄來臨的機遇,花莫錯過花期,人莫錯過時機,以堅定的意志創造美好和快樂。

實現生存意志有那麼一些神秘,無形中,有一雙堅強的臂膀在支撐你的力量,向上的,向前的托舉:”不能,不要放下,不能半途而廢,要實現的願望和美景“. 人有會心痛的心,有支配生命的靈魂,還有支配人的力量,即產生了人的精神世界所有的行為方式,人的精神世界裏,從此有一個“神”一樣的動力驅使人完成生存意志 ,告訴自己要向心中的“神”一樣的神奇,盡然,前方鋪滿了荊棘,也要披荊斬棘。盡然,前方有阻擋前行的魔鬼,也無所畏懼。人的思想和意志並非是自然天成,原始的思想,自由的樸素思想,意志,會懵懂的來選擇善惡,美醜,是簡單選擇行為,而發展的世界的今天裏,意志已渲染了許多現代的意識,人的內心的“意志”要選擇的是優於較原始的更純正的光明,快樂。

人的“意志”影響了自我本身,也影響了周圍的世界的群體,人為了光明,快樂。給自己添了“神”的雙臂,巨大無比的能量,主宰自我,屏棄痛苦,讓世界每個角落充滿光明和快樂。 我們每個人要像“神”一樣無所畏懼,像“神”一樣勇敢前往。但願世界上每一個同行的夥伴是意志的巨人,都會沐浴光明,洗禮快樂。

gfsh | 14 July, 2014 | 一般 | (3 Reads)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如果在那一片片漙兮瀼瀼的青草間,有那麼幾株豔麗的小花迎風搖曳,你是否也如鄉野遇美一樣心生柔軟。我見過,並且愛極了這樣的野花。

早晨,薄霧想走又停,太陽似醒未醒,踩著瑩亮的露珠去找吧。田間溪頭,零零星星地點綴著黃黃白白的小花,她們剛剛抖落了身上的露珠,就這樣濕濕潤潤地看著你。間或一束粉,幾點紫。那是秀氣的石竹和嬌嫩的紫花地丁。或許還有幾株牽牛花沿著一棵小樹攀緣而上,迎著風開得那麼自然,又那麼招搖。一旁大薊就這麼亭亭地立著,遠望象頑皮孩童遺失在這裏的瓔珞......她們大多沒有濃郁的氣息,但是你仔細聞、仔細嗅,一定能感覺到她們散發出的生命味道。

旁邊長著薄薄翅膀的小蟲低飛,警醒的螳螂端著兩把大刀就站在草梗上歪著腦袋看著你,不時一兩只被驚起的黃黃綠綠的蚱蜢,“啪”地一聲彈跳,匿在綠草間不見。一種動態的靈動,襯著靜態的靈動,絕美的畫卷。

牡丹、荷、菊、芙蓉等知名花草,各有所司之花仙。傳說花神取淨土覆天石,播百花之種,取真、善、美三潭之水澆灌,百花怒放。玉帝喚來百名仙子封百花仙子,把百花撒向人間。從此,人間有了百花。那那些開在荒野的小花呢,是否是仙子播撒鮮花時遺失的衣袂上的珠片?

園中百花愁風雨,溪頭野草盼驚雷。和野草一樣盼望雷聲、無懼風雨的還有和野草相伴而生的散落在她們間的小花。沒有人知道她們何時生,何時長,她們的生命隨著風盤旋,隨著水流淌。走到哪里便把根紮在哪里,悄無聲息地發芽,悄無聲息的吐蕊,而後便義無反顧地開出那一抹豔麗。

那麼豔麗,那麼讓人動容,荒野中的花兒是否也有想見的人,也有未了的情。她們否也在不經意回眸間動了凡心。希望有人能靜靜地看著她的面容,輕輕地拂著她的鬢角;希望在她最美的時候,有人來採擷,放在桌頭;也想攀援在那襯衣的口袋上,貼著肌膚聽一聽心跳的聲音。也許她並不希望攜她入懷,只願入夢,如驚鴻一般。

沒有圍牆,沒有木籬,她們沒有任何遮風擋雨的屏障。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她們最先感知季節。季節的更替從風開始,當風攜了少許的溫潤,輕輕地親吻了一下向陽的岸堤,她們便和小草一起睜開了朦朧的睡眼,蟄伏了一冬的心刹那間充滿了歡愉。當風送來了第一場雨,她們已經著急地想展開枝葉了,雖然還是小小的一抹嫩綠。她們無畏大雨,無畏狂風,也無畏夏。只是秋來了哀傷便掛在了臉上,同樣掛在臉上的還有淚滴,淚滴滾落,葉片染成了和泥土一樣的顏色。秋雨零零落落地落,她哀傷地凋了花瓣,謝了花蕊。把身體枯萎到了泥土裏。是捨不得,還是要等的人終是未來。

冬天了,如果你踩著皚皚白雪經過她的身旁,如果你還喜歡她,請輕輕地和她問聲好,不過要輕些,她歡騰了這麼久已經累的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