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fsh | 27 August, 2014 | 一般 | (1 Reads)
許多人都認為孔子是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卻不曾瞭解,他也是養生專家。孔子是中國最早提出“養生”觀念的人,也是最早關注飲食衛生的人。

在飲食衛生方面,孔子認為:“魚餒而肉敗不食。”魚和肉腐爛變質了,不吃。“色惡不食。”食物的顏色不好,不吃。“臭惡不食。”食物的氣味不好,不吃。“不時不食。”如果不食吃飯的時間,不吃。“沽酒、市脯不食。”集市上買來的酒,大多摻水,不喝。集市上買來的熟肉,大多不衛生,不吃。別人乍一看,孔子飲食太過挑剔。但仔細一想,卻不無道理。在飲食中,孔子更提出了中國人千百年來的一道飲食法則:食不言、寢不語。意思是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免得唾液飛濺,進入菜裏。

即便是當代,恐怕也難有人能做到像孔子一樣講究飲食衛生,也正是因為這樣,食物中毒的現象頻發。其原因不能全怪商家,若自己有孔子這樣良好的衛生習慣,又怎會出問題?

在養生方面,孔子有兩大要求。第一,食無求飽。他認為,一個人如果吃東西吃得太多,就會無法冷靜的想問題,更會危害健康。他不懂醫術,在那個年代,更沒有什麼養生書籍,但他卻能夠從日常生活中總結出這樣的至理來。且看原句:“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飯蔬食,飲水,其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

第二,孔子認為,吃的菜要儘量做得精緻,色香味俱全。不僅如此,切肉還得切得細緻。原句是:“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中國飲食文化研究學者認為,“食不厭精”的飲食觀,是孔子對中國飲食文化創建的巨大貢獻,也是養生觀念的原始思想。

gfsh | 27 August, 2014 | 一般 | (1 Reads)
細看大千世界,回想生活種種,得與失就像是,各置於天枰兩端託盤中的物品。一旦取出一端的物品,另一端就是下墜。如此可見,得失相依,逢多必少,這就是生活的原本,也是世間萬物的自身規律,如同春華秋實一樣不容違背。

前人有言:“你贏得了一步,也就失去了一步,你擁抱了晨鐘,又怎可能拒絕暮鼓?”所以,心寬一寸,路寬一丈。生活需要的只是一種態度,得失需要的只是一種心境。聚散離合,憂患得失,也只是在我們的一念之間。因此,得失兩難全,取捨需三思。做到凡事不必太在意,凡事不必去強求。以隨緣的態度,去面對生活的得失,就是人生至境。

生命中我們常常會被一個“爭”字所紛擾,爭到最後,原本闊大渺遠的塵世,就只剩下滿身的傷痛、數不盡的懊悔和一顆自私的心了。或許到這樣時候,你才終於懂得,其實在生活中,我們可以有無數個不爭的理由,因為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擁有了多少身外之物,而在於能否擁有一顆快樂的心。一句問候,一杯茶,一朵花,也許都會讓你感動,那,就是人生的快樂。滿足多一點,快樂就會多一點。既然如此,我們何不,讓心胸開闊一些?把得失看輕一些呢?不讓得失之念累了身,也累了心。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儘管馬遷老先生曾有此言在先,但功名利祿終歸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得之不易,失之不難。因此說,芸芸眾生雖未必都能成為不計個人得失的聖賢,但為人處世起碼還是不要把名利,把得失看得過重,不應該更不必終生為其所累。做到無所謂得,也無所謂失。讓一切順其自然,一生沉浮自如。如此,讀懂了生命之重,才能看淡得失之輕!

失之桑榆,收之東隅。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有時得到何嘗不是一種失去:得到了成熟,也就失去了天真;擁有了喧囂的城鎮,也就喪失了寂靜的山村;想要小溪的清澈,就看不到大海的磅礴!同樣的,有時失去也是另一種得到:仗義疏財,得到人心;肝膽相照,得到知心;淡泊名利,得到安心;清心寡欲,得到舒心。 一句簡單的“捨得、捨得、有舍才有得。”又何嘗不是包含了人生的處世智慧與道理呢?

當然,得失無情,取捨有義。我們所說的不計較得失、淡然得失是指,你可以放棄眼前利益,但不可放棄人生的追求;你可以不要名利地位,但不可不要人格尊嚴;你可以失去榮華富貴,但不可失去人性良知。倘若對不該失去的隨意捨棄,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償失 ,因此正確的做到有進有退,有得有失才是一個完整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