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fsh | 18 December, 2014 | 一般 | (12 Reads)
很喜歡這樣一幅對聯:得失失得 何必患得患失/捨得得舍/不妨不舍不得。也許人生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放棄,又不斷得到的過程。關鍵是要學會放棄,因為放棄,也是人生的一種選擇。
放棄一顆樹,你會得到整個森林!放棄一滴水,你就擁有整個大海!放棄一片窪地,你就會佔領一座高山!況且有些事情放棄了並不等於失去,當你放棄了對夢的追求,回歸現實,你會發現那美好的一天正等待著你,並為你敞開了一扇通往未來的大門。
一顆善良的心,苦苦掙扎著在尋找慰藉。因為太愛,而決定離去,不能給予,也不要去索取。望著你認真的眼神,心裏的不舍在蔓延,可我怎能將你匆匆的步伐為我停駐,回你一個微笑,默默的祝你旅行愉快。
許多的事情,總是在經歷過以後才會懂得。一如感情,痛過了,才會懂得如何保護自己;傻過了,才會懂得適時地堅持與放棄,在得到與失去中我們慢慢地認識自己。既然默默相守已失去意義,莫不如立即斬斷心中那情思屢屢,放棄你所珍愛的,期待的,重新選擇。其實,生活並不需要這麼些無謂的執著,沒有什麼就真的不能割捨。學會放棄,生活會更容易。
放棄是一種勇氣,但放棄決不是對自己的背叛,放棄自私,放棄虛偽,你就會變得高尚,你生活的天空將是晴空萬里。放棄一段飄渺的感情,你就會變得塌實,如釋重負,輕輕爽爽。
放棄,不是怯懦,不是自卑,也不是自暴自棄,更不是陷入絕境時渴望得到的一種解脫,而是在痛定思痛後的做出的一種選擇。
放棄,不是噩夢方醒,不是六月飛雪,也不是逃避,更不是偃旗息鼓,甘拜下風,而是在發現了對與錯、真與偽、善與惡、美與醜之後做出的一種選擇。
放棄意味著什麼?放棄是一種勇氣,但放棄之後,我們將走向何處,值得深思。
放棄,也是一種選擇……

gfsh | 18 December, 2014 | 一般 | (5 Reads)
是從這個夏天開始學日語,完全是一時腦袋發熱。當我搬到在市區的校區後,離新街口鼓樓果然方便了許多。我窩在宿舍裏躊躇該不該學點什麼琴棋書畫豐富下課餘生活時,我爸的跨洋電話點醒了我,“不如再學門外語,反正你愛說話。”

頓時腦洞大開,我全然不顧學外語和廢話多有什麼必然的邏輯聯繫,就毅然決然地投入到了ki mo ji的懷抱。

沒什麼特殊的原因,但願有一天我的男人在聽到我含情脈脈的“私はあなたが好きです”時,會認為我是個動人且裝逼的姑娘。

每次上課都是在週末。週末總是有空的,可週末的想遊玩的心情卻是滿的。

第一次上課是在十一後的秋天,靠近第二排的姑娘長得眉目清秀,齊劉海蓋住額頭,留下睫毛的細小顫動。她穿著格子外套,扣子扣到脖頸,露出白色襯衣下的一朵領花。宛然日本高中女孩的穿著打扮,我就順勢坐在她旁邊。她說她叫夢影,好聽的名字和動人的容貌都被她占全了。

我的另一側也是一個女孩,叫琪,中午吃飯時我問她“要不要一起呀?”她笑了笑搖了搖頭,“減肥,不吃。”本來我對琪的印象只有膚色很白,字很漂亮,自從她說過減肥以後,我對她的印象還有一點,胖。

在互相介紹了名字,互相誇讚了對方的漂亮,互相炫耀了彼此對日語的熱愛以後,我們開始詢問起對方學日語的初衷。

琪說,想跳槽到日企,來學日語。

我說,覺得好玩。我想不出什麼別的理由來解釋我突如其來的熱愛。

夢影說,啊?沒原因啊,因為我喜歡啊。

已經上過6次課了,當初對日語的新鮮感和莫名其妙的迷戀都消失地差不多了。琪有兩次沒來,都推脫說,上了一周班,週末要休閒娛樂下才算對得起自己。我也有1次沒去,被我吃吃喝喝忘記了。其餘的5次,每次都在課堂上大家熱火朝天地討論起夏娜,黑崎一護,夜神月時,我都感覺我被世界遺忘了。像我這樣的只知道柯南,小丸子,水冰月的,被夾在中間,宛然活得像個古代人,這一點也不好玩。

倒是夢影每次都去,節節不落。冬天到了,姑娘依然穿著不過膝蓋的短裙和及膝的長筒襪。上次的課我和她一起去衛生間,我趴在她耳邊問,“你為什麼這樣穿?”她依然是,“啊?因為我喜歡啊。”我頓了頓,“我的意思是……你不冷嗎?”她笑了笑,“帶了毯子,上課時蓋在腿上。”

大約這樣的一句最簡單粗暴的“因為我喜歡啊”,才算是能披荊斬棘的力量吧,才算得是抵擋風霜雨水的溫厚吧。

從前有人問我,你能在半夜很困時做什麼。這個問題很好玩。

我想都沒想。我能在半夜發呆看熟睡在我身旁的男友,數數他的眼睫毛。這麼無聊的事兒因為我喜歡。我也能在半夜寫寫文章。這麼費腦子的事兒因為喜歡。

我很小的時候,大概四五歲,那時我爸還沒有出國工作,我媽還沒有篤信佛教開始素食主義。那時我家的飯桌旁還是三口人,我家的飯桌上還有肉。

有次我媽做香腸面,一起拌在面裏的,還有青菜。

現在想起來大概是我媽想借此機會教育教育她年幼的女兒。便暗示我,“你聽過孔融讓梨的故事了,你是不是也該學學孔融。”
我媽忘了她年幼的女兒還很稚嫩,稚嫩到不懂你們所謂的人情世故。

我點點頭,扒拉了一把青菜,給了我媽,又扒拉了一把面,給了我爸。他倆睜大了眼睛看我。我爸問,“你為什麼不給香腸,是不是捨不得呀。”

我也奇怪,“我喜歡青菜,青菜好吃,給媽媽。爸爸吃得多,給你面。”

後來這件事的後續我忘了他倆怎麼教導我了。反正現在吃烤鴨時,我總把鴨肉夾給別人,我才不顧大家都覺得面餅不夠呢。

男友嘻嘻哈哈地說我胖,我掐了他一下。我說我有一段時間每天跑4公里,跑到熱血沸騰,把心理年齡從42歲跑到16歲,跑到大姨媽都不來了,跑到我開始懷疑我要變成男的了,我才不跑了。

他說,那你沒跑瘦?

我說,運動得多了,吃得也多了。為什麼會瘦。

我為什麼要瘦。跑步時我在想些什麼,我什麼也沒想。跑步唯一的動力是奔跑的過程中整個人是放空狀態,跑完的心情好比坐上噴氣飛機。

我說,不是每件事都是有緣由的,努力工作為了賺錢,努力學習為了成績。跑步是因為我喜歡,對你笑,也是因為我喜歡。

負重的生活太讓人苦惱。

一姑娘跟我炫耀了兩個月在追她的男生,我說,“你為什麼不趕緊答應啊。”

姑娘大言不慚,“我要考驗考驗他。”

我說,“快別了,生活經不起起伏,愛情經不起折騰,男人經不起考驗。要是喜歡,先下手為強。”

姑娘支支吾吾,“談不上一定要下手吧,只是覺得他條件還可以。你知道的,我從來沒遇到過百分之百心動的人。”

我說,“我不知道。”

村上春樹寫過《遇到百分百女孩》,那種百分百的感覺……好像是溫暖的秘密,也或許是和平世界裏古老的時鐘。

我不苛責姑娘“愛情就是被你們這種人親手污染的”這種鬼話,畢竟不是每個姑娘都有在草原上打馬而過的年輕少年,畢竟不是每個姑娘都有少年陪她守住渡口野花的手掌和秘密。

唔……在百分百心動的感覺和條件還可以裏,你總要圖一頭兒吧。

姑娘真讓人心疼。

生活太簡單,所有的真真切切的執著迷戀熱愛都是因為我喜歡啊。即便一生不得所願我亦對你保有最坦誠的忠貞。

若能做到我喜歡的工作,若能愛到我最愛的人,若能真心誠意地把日子過得愉悅。這些都是上天給我的最大的恩賜。

生活也太複雜,我不能用肋骨釀酒用心髒做誓言,我還有我故鄉的親人要照顧。我也不能把我最喜歡的給你,我要留給你最好的才算得意。我不能生活得毫無顧忌,愛情埋沒在生活裏,我們要先活下去,你說不是嗎?

真是抱歉。我且無法天真地生活。